《紅樓夢》最經典的12首詩詞,讀了懂了才能理解人生
                            木棉美文  發布日期:2021-06-22 15:14:35  瀏覽次數:0
                              

                            《紅樓夢》,中國古代章回體長篇小說,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之一,一般認為是清代作家曹雪芹所著。小說以賈、史、王、薛四大家族的興衰為背景,以富貴公子賈寶玉為視角,以賈寶玉與林黛玉、薛寶釵的愛情婚姻悲劇為主線,描繪了一批舉止見識出于須眉之上的閨閣佳人的人生百態,展現了真正的人性美和悲劇美,可以說是一部從各個角度展現女性美以及中國古代社會世態百相的史詩性著作。

                            一部《紅樓夢》,半部滄桑史。

                            木心說:《紅樓夢》中的詩,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

                            《紅樓夢》中的詩詞,是美的,韻味美,感情美,更為重要的是,這詩詞是對應著各色人物與各種場合的。

                            世事如夢,百轉千回。

                            《紅樓夢》最經典的12首詩詞,讀懂了才知道是人生。

                            《滿紙荒唐言》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

                            這首是《紅樓夢》的緣起詩,道盡了世間苦澀的法則。

                            真正的痛苦,是無法言說的,有時候只能用一種看似荒誕的形式表現出來。

                            看起來滿篇荒唐,卻字字沁血,辛酸難訴。

                            都說我沉迷兒女私情,誰又能理解我的真正心意呢?

                            看似尋常的東西,卻很難有人理解,這究竟意味著什么。

                            經歷的多了,你自然就懂了。

                            《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甄士隱早年富足,經歷了生活動蕩后,晚年凄苦落魄。

                            一日,他聽一位破足道人《好了歌》,他大笑一聲,大徹大悟,和道人一起,飄飄而去。

                            喜了又悲,富了轉貧,半生喜樂,半世蒼涼。

                            世人忙忙碌碌一輩子,到了老了,卻才發現,爭來爭去,有些東西根本沒有必要。

                            人生本不苦,苦的是貪欲過多。

                            不強求,不攀比,遠離欲望的陷阱,知足常樂。

                            《終身誤》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賈寶玉神游大虛境時警幻仙女邀請他聆聽《紅樓夢十二支曲》。

                            這是十二支曲子的第一首,以寶玉的口吻,傾訴與寶釵感情始終不能融洽,對黛則懷著深深的思念和眷戀。

                            真情,是這世上最珍貴的東西。

                            如果錯誤的時間,遇上錯誤的人,并不想愛的兩人,即使結婚,也不會幸福。

                            縱然舉案齊眉,心中雜念叢生。

                            到頭來不過是錯誤一場,終身遺憾。

                            《枉凝眉》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

                            《枉凝眉》專門詠嘆寶玉和黛玉的(也有說是寫寶釵和黛玉的)。

                            在87版《紅樓夢》中,經過王立平的填曲,陳力的傾情演唱,讓這首曲家喻戶曉,無人不知。

                            兩人的愛情理想因變故而破滅,林黛玉淚盡而逝,寶玉遁入空門。

                            有時命運就這樣愛捉弄人,追悔、痛苦、嘆息、遺憾,全都無用。

                            一聲呼喚、一聲嘆氣、一聲心酸。

                            有些事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結局。

                            惜取眼前人,莫道空悲切。

                            《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靈。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這首曲子是寫王熙鳳的。

                            王熙鳳一世聰明,一生權謀,到頭來聰明反被聰明誤,賈府一敗涂地,自己也落了個凄慘下場。

                            黃庭堅有詩云:“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關用盡不如君。”

                            多少人,就像王熙鳳那樣,生前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然而天道輪回,蒼天饒誰?

                            自己種下的因,牙關咬碎,也得咽下這悲戚的果。

                            《收尾·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里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冤冤相報實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幸。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這是《紅樓夢十二支曲》最后一首。

                            曲終人散,家敗人亡,各奔東西,正所謂樹倒瑚猻散,飛鳥各投林。

                            有時人們追求一生,虛榮一生,所得到的不過是虛無縹緲的東西。

                            就像這輝煌一時的賈府,眼看他高樓起,眼看他樓塌了。

                            人,赤裸裸而來,赤裸裸而去,富貴榮華,不過是過眼云煙。

                            認真過好每個朝朝暮暮,做自己喜歡的事,努力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便不枉此生了。

                            《葬花吟》林黛玉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柳絲榆夾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傾。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艷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殺葬花人。獨把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愿儂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這是《紅樓夢》中,林黛玉最著名的一首詩。

                            里面許多句子,流傳甚廣,令人贊嘆。

                            她如一朵馨香嬌嫩的花朵,靜靜開放,默默訴說,在狂風驟雨中被折磨得枝枯葉敗,又悄悄消逝。

                            其實《葬花吟》不僅僅是黛玉一個人的詩讖,同時也是大觀園群芳共同的詩讖。

                            《莊子·人間世》說:“知其無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

                            留痕歲月墨不盡,花落花開總關情。

                            《詠白海棠》薛寶釵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甕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欲償白帝宜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眾姐妹在秋爽齋結社作詩,第一次詩題為《詠白海棠》,因此,詩社得名“海棠詩社”。

                            寶釵的這首詩穩重典雅,李紈評為第一,就是因為“這詩有身份”。

                            句句都寄寓著她對自己的豐美容貌、冰心雪魄的自珍、自恃。

                            極寫了她作為豪門千金端莊矜持的儀態。

                            《詠白海棠》

                            林黛玉

                            半卷湘簾半掩門,碾冰為土玉為盆。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月窟仙人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昏。

                            與寶釵淡而不露的沉穩不同,黛玉的詩生動活潑,風流別致。

                            在她眼里,白海棠絕沒有世俗的污濁,卻有梨蕊的高潔、梅花的傲骨。

                            眾人看了,無一不嘆:“果然比別人又是一樣心腸”。

                            沈從文說:

                            你的心是什么樣的,你看到的世界就是什么樣的。

                            白海棠亭亭而立,并無二樣,觀它之人不同,詩中形象亦不同。

                            你眼睛所看到的地方,直通你靈魂深處,映射出你潛意識里的觀念和思想。

                            你看到的世界,由你內心而來。

                            《詠菊》
                            林黛玉無賴詩魔昏曉侵,繞籬欹石自沉音。毫端蘊秀臨霜寫,口齒噙香對月吟。滿紙自憐題素怨,片言誰解訴秋心?一從陶令評章后,千古高風說到今。

                            《問菊》

                            林黛玉

                            欲訊秋情眾莫知,喃喃負手扣東籬。

                            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圃露庭霜何寂寞,鴻歸蛩病可相思?休言舉世無談者,解語何妨話片時。

                            史湘云邀社作詩,與薛寶釵一起擬定十二首關于菊花的詩題,眾姐妹擇之作詩。

                            《詠菊》第一,《問菊》第二,《菊夢》第三,瀟湘妃子魁奪菊花詩。

                            陶淵明獨愛菊花,千百年來菊花的不畏風霜、孤標自傲的高尚品格,一直為人們所仰慕、傳頌。

                            林黛玉是《紅樓夢》中最富有才情的女子,她迎風灑淚,風華絕代,提筆賦詩,無人能及。

                            菊花孤清高傲,正合了她的性子。

                            與其在名利場上沉浮,不如追求內心的平靜和安寧。

                            世界上最難得是,莫過于守住本心。

                            《如夢令》
                            史湘云

                            豈是繡絨殘吐?卷起半簾香霧。

                            纖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且住,且??!莫放春光別去!

                            后期賈府飄搖,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見暮春柳絮飛舞,偶成小令。

                            黛玉的詞傷感,寶釵的詞別致,而湘云的詞,遺憾中帶著豁達,正如她的性格。

                            她曠達樂觀,什么都看得開,有她在的地方,處處充滿歡聲笑語。

                            她大口喝酒,喝醉了便躺在青石板上睡大覺,說“是真名士自風流”。

                            史湘云也父母雙亡,卻樂觀的像個小太陽,感染著周圍的人。

                            境隨心轉,喜怒哀樂完全取決于自己的內心。

                            心態好了,煩惱就少了,事事皆歡喜,日日是好日。

                            《臨江仙·柳絮》
                            薛寶釵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卷得均勻。蜂圍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頻借力,送我上青云!

                            薛寶釵的這首柳絮詞,姐妹無一不贊嘆。

                            薛寶釵說:

                            “柳絮原是一件輕薄無根無絆的東西,然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說好了,才不落套。”

                            輕盈如柳絮,亦有平步青云的志向。

                            圓滑如寶釵,也有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風骨。

                            有離即有合,有散必有聚。

                            風飏柳絮、悠然起舞,即使身處低估,也要向往遠方。

                            人生一紅樓,紅樓一人生。

                            正如寶玉在東府神游幻境,所見的那句對聯: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世事人情,都是做人的歷練,是一生的功課。

                            以前不懂的事,如今回頭看,終于懂了。

                            紅樓不見,夢依舊在,斯人已逝,幽思長存。

                            萬千悲喜,終歸一夢。

                             

                            木棉美人:告訴你一個真正的大家閨秀
                            等你,在煙雨江南的墨色里
                            【木棉道】新年開工,許自己一季如畫春色
                            木棉東方:旗袍,女人最驚艷的夢
                            [木棉道·青年節]最美好的時光,最幸福的年華

                            久久国产乱子伦精品免费m_久久国产精品视频_黑人免费高清一级毛片_老头与人妻系列